新闻详情
苏轼——一蓑烟雨任平生 作者:宫剑
2018-03-22 16:36浏览数:19 

苏轼——一蓑烟雨任平生

作者:宫剑-青年学者  高级国学教师

图片1.png嘉祐二年(丁酉),也就是公元1057年。今年的春天特别冷,一批学子从各地赶来进京,每个人都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和今生最大的梦想,按照中国古代的惯例每逢“子午卯酉”的年份,京城总会举行开科考试,其中有几位从遥远的四川前来赶考的学子格外引人瞩目,因为他们是父子同场考试。

 年长的父亲——苏洵,号曰“苏老泉”,就是《三字经》记载的这位。带着两个儿子苏轼和苏辙前来考试。这一年不仅有着一件巧事,就连考中的榜单也极其巧合,北宋将近一半的文坛名人都在其中:章衡、苏轼、苏辙、张载、程颢、程颐、曾巩、曾布、吕惠卿、章惇、王韶等等,主考官更是令人我们熟知——“一代文宗”欧阳修。

 苏轼的文笔得到了欧阳修的称赞:“此人可谓善读书,善用书,他文章必独步天下。

 从此,苏轼开始了他的仕途,先后在凤翔、杭州、密州、徐州、湖州等地任职。

时间到了1065年,苏轼的父亲苏辙去世,按照当时的制度再大的官也要回家守孝,儒家提倡“以孝治国”嘛。等苏轼守孝三年期满回到京城时,世界再也不是当初的“清平世界”了。

就在苏轼金榜题名的第二年,北宋历史上以为非常重要的人物进京,他的名字叫王安石,也就在苏轼回京城的那一年,著名的“熙宁变法”开始了。

“熙宁变法”又叫“王安石变法”,变法之初宋神宗赵顼竭尽全力支持王安石。宋代的士大夫们极力反对此次改革,就连以前与范仲淹提倡变法的欧阳修也与之唱了反调,苏轼的恩师就这样被贬蔡州,从此自号“六一居士”。

苏轼也不例外,被赶出了京城。被派往杭州、密州等地作通判知州。尤其在密州任职时留下我们熟悉的《江城子》。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

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

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!

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

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
直到元丰二年,他调往湖州时,例行公事给皇帝的谢恩信中,被远在朝廷中的“改革派”抓住了把柄,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乌台诗案”。

 1079年,43岁的苏仙开赴黄州,太祖爷对士大夫的宽容赦免了他,苏轼就在这里度过了四年的光景,在他短短的64年人生当中,这四年给予我们的是赞叹。

 “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。”

 宋代的士大夫不同于明代的士人。明人忠君,宋人更忠于社稷。宋人更多的是要颠覆一下这个清贫的世界,最终王安石的想法落得跟王莽的结局差不多。

 苏轼眼里看的更多是辩证,正因为他的辩证,元丰党定义苏轼与弟弟苏辙、亲家吕陶就被定为了“蜀党”。他则不以为然,儒家的大仁,佛家的大释,道学的真知给了他一样东西——“坦率”。

 有时天真得像个孩子,有时又是一位哲学家。他在密州时对他亡妻和兄弟的思念让我感到这个人并未脱俗,然而几年之间,他却成了一个豁达而又不会得过且过的人,他的有情有义至今仍被传诵。

 比如他怀念亡妻王弗时写道: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

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
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 又如他想念弟弟苏辙时写道:
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 苏轼的宽爱,不像儒家,更胜似墨家的兼爱,道家的自然,正因如此这个“天下第一闲人”才有时间创作与思考人生。就连当地太守也对他十分尊爱,更有一帮杨世昌、张怀民之类的朋友,苏轼的每日劳作,闲时游走,正如他自己所说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”一般。这位诗人俨然遍成了一位质朴的老农人,临皋亭外的“东坡”也就应运而生了。

  图片2.png

  一日,他与群友相约与赤壁之上。苏轼是一位很有酒趣的人,喝了三杯两盏之后,便感慨道:

 逝者如斯,而未尝往也;盈虚者如彼,而卒莫消长也。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,而又何羡乎!

 大意是:不断流逝的江水,实际上并没有真正逝去;时圆时缺的月到最后并没有增加或减少。由此看来,从事物易变的一面看来,天地间没有一瞬间不发生变化;而从事物不变的一面看来,万物与自己的生命同样无穷无尽,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呢?

 人们喜欢苏轼,就如同苏轼的诗,苏轼的画,苏轼的字,苏轼的酒,苏轼的心。

 “谁到人生无再少,门前流水尚能西”也许他看到了人生的真谛。

 宋神宗去世后,宋哲宗即位,但掌权的却是高太后。“熙宁变法”的二号头目吕惠卿——对,就是前面我们提到的,与苏轼同年高中的吕惠卿也被赶走了。掌权人也是我们熟知的人物——司马光。

 很快苏轼就调回了京城,当苏轼看到以司马光、吕公著等人为首的“元祐党人”疯狂打击之前王安石的“元丰党人”时,不禁发出了感慨。这个“新党”和之前的“旧党”有什么区别!

 没多久,苏轼离开京城。这一次是他自愿的。苏轼到了杭州修筑了苏堤,我们今天用的一元钞票背面的“三潭映月”就是当时修建的。百姓们非常高兴,苏轼在诗中写道:

父老喜云集,箪无空携,三日不散,尽村西

 两年后,回朝的苏轼又因政见不合调离惠阳。四年后,一叶孤舟将苏轼送到了海南岛的儋州。在宋代,流放海南是仅次于满门抄斩的惩罚,可是苏轼过的却是安贫乐道,诗云:

我本儋耳氏,寄生西蜀州

 苏轼是儋州文化的开拓者。他在这里办学,学子闻名竞相来投。在历史上第一位海南举人姜唐佐便是苏轼的门人。苏轼北归之时闻此消息不禁为其作诗一句:

沧海何曾断地脉,白袍端合破天荒。

 三年后,苏轼离开海南,北归途中一代文人苏东坡溘然长逝。东坡临终前说:"我得由南方迢迢万里,生还中土,十分高兴。心里难过的是,归来之后,始终没看见子由。在雷州海边分手后,就一直没得再见一面。"次年,其苏过遵嘱将父灵柩运至安葬。宋高宗即位后,追赠苏轼为文忠

 借用林语堂《苏东坡传》中的一句话作为本章的结尾:

 苏东坡已死,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。但是他留给我们的,是他那心灵的喜悦,是他那思想的快乐,这才是万古不朽的。

图片3.pngqrcode_for_gh_647647dddacc_430.jpg

 

课程加盟热线:15840046230   13644057593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购物车
0
留言
回到顶部